• <source id="eiecq"><menu id="eiecq"></menu></source>
  • <menu id="eiecq"><menu id="eiecq"></menu></menu>
    當前位置: 眾品家具網 > 資訊 > 正文

    建筑殘渣造家具,海上牧場成藝術裝置,設計如何變廢為寶

    2024-03-14來源:第一財經熱度:1110
    萬物皆平等,是設計師許剛秉持了十多年的設計理念。他用了13年時間,致力于廢棄物的回收再造,將“廢”做成創新設計。

    萬物皆平等,是設計師許剛秉持了十多年的設計理念。他用了13年時間,致力于廢棄物的回收再造,將“廢”做成創新設計。

    2011年,許剛創立獨立設計品牌本土創造,目標就是要在“無用”中創造出“有用”。那時候,可持續的概念尚未進入大眾視野,他也并不知道,自己走的這條路未來會與可持續發展和環保相關。

    十多年過去,本土創造贏得德國IF設計大獎、中國家具設計金點獎、EDIDA國際設計大獎等獎項。他把建筑廢渣變為材料,用混凝土、再生鋁、生土制造設計出令人驚艷的家具產品,又把橙皮、菌絲、生蠔殼、廢棄塑料變成可使用的材料,在視覺和材料創新上拓展了設計邊界。

    “設計師做設計,一定要有社會性的思考?!苯邮軐TL時,許剛說,設計是為解決問題而存在的,設計師如果要面對生態與社會承擔起責任,勢必要面向未來,面向全球性的困境。話題雖然宏大,但他作為設計師,卻是從最日常的切口入手,返回鄉村、工廠和社會現實中尋找問題,探尋改變未來生活方式的可能性。

    “可持續設計涉及的范圍很廣,這幾年成為潮流,很流行。它要涉及調研,涉及材料學等諸多學科,我們過去的經驗不在這個方向,一切都要從原點開始研究?!痹S剛并不認為可持續是一個概念,而是人類面對的永恒主題,他之所以做可持續設計,更多是自我內心的價值判斷與選擇。

    上世紀90年代末,身為室內設計師的許剛,對自己的職業有些苦悶感。

    在城市化進程速度極快的廣州,他眼見著一棟棟高樓林立,人們忙著買房子裝修,想要的樣式都是歐式的。設計師少有發揮創意的空間,幾乎全盤按照客戶要求進行元素堆砌,“其實都是復制粘貼,沒有自己的語言”。

    忙碌帶來的是倦怠和無空間,也是自我懷疑,他不知道繼續這么做設計,價值在哪里。

    他常常去看那些大拆大建的工地,游走在廢墟中,看著許多鋁合金門窗被隨意丟棄,無數的建筑材料就在人們奔向新生活的同時,成了廢棄物。這些建筑垃圾的命運就是回收,更多就是進垃圾填埋場。對很多生活在這里的人來說,所有“垃圾”都曾是陪伴他們人生的印記。許剛意識到,設計應該關注到社會現實與人文傳統。

    有一次,他家附近的一戶人家拆下來一堆建筑垃圾,不知怎么處理,許剛便回收了這些垃圾?;炷潦撬钕矚g的材料之一,一般使用混凝土時,需要加入河沙,增加凝固力。他想,如果用建筑廢渣,是不是也能達到一樣的效果?

    用這樣的思路,他開始探索無用之物的獨特美感,試圖在冰冷的廢棄物中尋找美感和可使用的價值。在本土創造的早期試驗中,混凝土系列是最具有代表性和標志性的產品系列。從這里開始,許剛帶著團隊走上一條開闊且艱難的路。

    只要能想到,能看到的材料,他都會想,可不可以變廢為寶?無數的材料被他納入視野,但要研究不同材料的可能性,需要跨出設計師過去的視野,以全學科的角度去看待萬物。

    為了嘗試廢棄陶瓷能否與混凝土混合,他帶團隊跑到潮州調研,在全球最大的日用陶瓷基地研究,將廢瓷材料作為成分,研發出新的骨料配方與混凝土揉合。從建筑廢渣到廢棄的陶瓷骨料,再到粉煤灰、煤渣,都用來與混凝土融合,他們設計制造的混凝土家具產品中,可回收材料達到70%。

    當蓬勃發展的城市化浪潮成為歷史,許剛從大量積壓的舊材料中尋找設計元素,變成富有東方禪意的產品。他們標志性的作品中,有用工業剩余塑料管設計的燈具,用他的話說,他們并沒有設計,只是簡單地使用了廢棄管道,以更小的環境破壞,實現更大的經濟效益,在無用之中實現美學創意。

    除了用廢棄物做材料,許剛還常常以廢棄物為元素,在公共藝術的領域中向公眾傳遞可持續的環保理念。

    一次田野調查中,他偶然在廣東珠江三角洲遼闊的海岸線上,邂逅了壯觀的“海上牧場”。

    一個個長60厘米、直徑30厘米的彩色塑料漂浮球,堆砌在海邊,五顏六色如同藝術裝置。他好奇地問漁民,才知道這是用來養殖生蠔的。每年5月,這些漂浮球就下沉到海平面下一米多的位置,綁上一串串小生蠔,直至11月,生蠔成熟打撈上岸。年復一年,這些塑料漂浮球浸泡在海中,或是擱置在海岸線上,直至壽命結束。

    “看到這些,最直接的就是來自視覺的沖擊力,很震撼?!痹S剛想,如果這些塑料漂浮球的回收處理不當,注定就是流向大海,變成海洋垃圾,對海洋生態系統造成破壞。他想,不如用這些材料做一個藝術裝置,利用漂流瓶的視覺沖擊力,折射出保護海洋生態的理念。

    他收集了諸多回收漂流瓶,做出《漂流球》的藝術裝置。色彩鮮艷如糖果的塑料球綁在從工地回收的腳手架上,在海岸線上拔地而起,引起當地人和游客注意。他們跟許剛一樣,在第一眼見到漂流球時,完全想不到,這是養殖生蠔的“海上牧場”。

    那之后,《漂流瓶》成了許剛和本土制造的標志性代表作。彩色漂浮球出現在展廳、展館、公園和各種室外場地,成了他們表達可持續設計理念的道具?;厥盏哪_手架與循環回收的塑料漂流瓶在不同場地變成一朵花、一個幾何空間或者是一個屋子,走到哪里,都引來路人拍照打卡,向世界傳遞“再生”的理念。

    “我們通過視覺和互動裝置,可以表達對社會問題的態度?!痹S剛說,用廢棄物做公共藝術裝置,是一種溝通的媒介,也可以讓觀眾直接參與進來。

    2018年,他曾在“‘三峽門戶’宜昌完成一件大型城市公共藝術裝置《水塔》。作品的材料來自三峽庫區范圍收集的6000多個廢棄礦泉水瓶及飲料瓶,號召當地人參與搭建,讓大家從旁觀者變成創作者,以此警示自然資源枯竭、全球環境危機及生物多樣性喪失。如今,這件裝置作品依然保留在原地,成為宜昌的打卡地,持續傳遞他們的環保理念。

    “讓可持續可見”,是許剛堅持了十多年的事業。本土創造目前擁有超過200多項設計產品的專利,這些數據背后,更多的是一次次的失敗。

    他用田野調查的方式,將頭腦里冒出的各種思路一一實踐。他一直在嘗試各種新技術、新材料與新能源的融合,從廢棄物入手,研發兼顧安全性、耐久性、實用性和經濟可行性的可循環材料。

    雖然短期內談不上賺錢,但許剛覺得,現在獲得的快樂、滿足和價值感,遠超過去。

    許剛表示,有人覺得,我這樣是新的工作方式,但我覺得,設計就應該這樣做。如果你探討一個設計,缺乏社會性、人文性的思考,是不完整的,也是沒有依據的。我們做田野調查,是尋找、梳理和篩選。研究一個現象,深度調研,才能找到最深層的自我。

    做設計需要考慮產品的功能性、安全性和成本,而不是空洞地去玩一個造型。我們去工廠調研,搭配不同的學科,了解背后的知識和信息,不然很難變成產品和用品。

    本質上,設計要有社會責任。有些過度設計是浪費資源,社會并不需要。我們從人文到社會的思考與觀察,本身就蘊含著新的方向和路徑。設計師帶有社會性思考,反而會提高你的設計。

    免責聲明:凡注明稿件來源的內容均為轉載稿或由企業用戶注冊發布,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;如轉載稿和圖片涉及版權問題,請作者聯系我們刪除,同時對于用戶評論等信息,本網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

    首頁 資訊 品牌招商 家具品牌 新品發布 展會

    眾品家具網 zp1918.com 版權所有 2002-2018 常年法律顧問:浙江澤大律師事務所_傅國寶 經營許可證:浙B2-20210026 | 浙ICP備08015491號-8 浙公網安備 33010502001902號

    欧美怡红院免费全部视频,国产精品怡红院永久免费,欧美成AⅤ人高清怡红院,怡春院欧美杂交A